0371-6777 2727

风险难阻中国开放脚步

更新时间:2021-11-25

  领先行业!普洛斯金融首笔区块链数字仓,这些因素的影响反映到中国,往往体现为广大企业“走出去”过程中面临的风险有所升高。从本质上看,“风险”只是出现某种坏结果的概率,保险业的存在就是为“风险出售”提供一个交易对手,最终形成有效的风险配置市场,抵御冲击。例如出口信用保险,其承保的业务风险就主要在国外,涉及国际贸易、国际投资中的政治风险和商业风险,既有海外买家和银行的信用风险,又有国外政府的主权信用风险以及战争、征收、汇兑限制等政治风险。企业也应该积极用好商务主管部门、政策性金融机构、商业银行、专业智库等多方面资源,充分了解东道国法律、环保、人文、社会、政治等方面情况,提前做好风险应对预案,从而更有效地实现企业海外发展目标。同样的道理,在全球化早已成为历史趋势的背景下,风险虽然值得重视,但却难以阻挡中国对外开放的脚步。

  关键词:企业;对外投资;配置;中国对外开放;出口信用保险;风险本身;信用风险;政治风险;国际竞争力;经济全球化

  2016年即将过去。在这一年中,尽管世界经济依旧复苏乏力,但不确定性和保护主义却有所增加。这些因素的影响反映到中国,往往体现为广大企业“走出去”过程中面临的风险有所升高。

  比如,东道国的政治环境发生变化,可能引发针对性的贸易保护措施或投资审查,就会为企业带来政策风险;再比如,国际大宗商品市场出现剧烈波动,引发海外交易伙伴财务状况恶化,就会为企业带来市场风险;又比如,当相关地区局势持续动荡、冲突频发,就可能危机中企海外投资的安全,从而为企业带来安全风险……

  那么,面对风险,我们就应该在开放的进程中踟蹰不前吗?对此,中国显然不会因噎废食。必须看到,一方面,随着中国供给侧改革的持续推进,越来越多中国产品将更具国际竞争力,潜在贸易空间正不断拓展;另一方面,中国海外配置资产占比只有约8%,而与中国经济体量相当的发达经济体这一数字则是35%左右。可见,无论是对外贸易还是对外投资,中国企业在海外的发展前景都十分广阔。毕竟,无论是货物贸易还是资本、技术、服务的出口,其本质都是比较优势的交换,都是要素在更广范围内的优化配置,本质上对各方均有好处。

  《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指出: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形势,必须推动对内对外开放相互促进、引进来和走出去更好结合,促进国际国内要素有序自由流动、资源高效配置、市场深度融合,加快培育参与和引领国际经济合作竞争新优势,以开放促改革。

  与此同时,风险本身也并非没有办法化解。从本质上看,“风险”只是出现某种坏结果的概率,保险业的存在就是为“风险出售”提供一个交易对手,最终形成有效的风险配置市场,抵御冲击。其中,政策性信用保险对出海企业的风险保障力度显然更强。例如出口信用保险,其承保的业务风险就主要在国外,涉及国际贸易、国际投资中的政治风险和商业风险,既有海外买家和银行的信用风险,又有国外政府的主权信用风险以及战争、征收、汇兑限制等政治风险。

  正如大海孕育着浩瀚的财富,却不可能永远风平浪静一样,中国对外开放与融入全球经济的进程也不可能一帆风顺。因风险而畏惧开放机遇,比风险本身更加可怕。

  未来,政府应进一步加强对外投资服务体系建设,推进境外投资项目库、资金库、信息库的不断完善,同时健全对外投资风险的预警和指导机制。企业也应该积极用好商务主管部门、政策性金融机构、商业银行、专业智库等多方面资源,充分了解东道国法律、环保、人文、社会、政治等方面情况,提前做好风险应对预案,从而更有效地实现企业海外发展目标。

  对航海家而言,哪一块海域有风浪或许不好判断,但大海对所有船只的包容却毋庸置疑。同样的道理,在全球化早已成为历史趋势的背景下,风险虽然值得重视,但却难以阻挡中国对外开放的脚步。